15选5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

位置岳成律師事務所 > 中文 > 媒體報道 >

岳成和他的律師兒女們 中國普法網

  中國普法網記者張亦嶸

  他說,自己是個律師,可骨子里就是個農民,老百姓攤上事兒,才找你,這種官司,你要把錢看重了,是趁人之危,老天都不會饒你!他的兒女們說,父親就是這么個人,兄弟姐妹都是律師,有受他影響,主動干的;也有他包辦的,反正干上了這行,父親教子的“胸懷感激,心存敬畏”的做人準則不敢忘
  這么熱的天,岳成還打著領帶。見我好奇,他說,這是不敢忘了自己是全國首屆十佳律師,怕給“十佳”抹黑,進了辦公場所也得有個優秀的外表。我說,大律師么,理解。你的名氣太大了,你雖說頭回見我,我可是早就知道你了。他笑了,說沒那么“嚴重”,自己骨子里就是個農民。說這話的時候,他臉上的笑從容祥和,就像北方冬日晌午,暖暖的日頭下,圍著碾盤端著飯碗邊吃邊聊的農家漢子們臉上綻開的笑,滿足愜意。我說,不聊你的光輝業績,就講講你做律師的感受和你的律師兒女,好不好?他說,隨你。
  岳成做律師并不是他的主動選擇。1979年剛剛恢復律師業那會兒,他在家鄉黑龍江的海倫縣民政局,一個挺不錯的單位。領導說,國家需要律師,你去干吧。那會兒的律師可沒有今天風光,沒權也沒錢,法官也不怎么把律師當回事。親友們勸他算了吧。他說,國家需要,咱還是去吧。其實前十年,他已經三次服從了國家的需要,1968年,高中畢業回鄉當了農民;18天后,領導說你去教書吧,他去了;教了不幾天,領導又說,你來公社幫忙吧,他就在公社幫忙;兩年后,領導又讓他當了教員;1976年,他才進了海倫縣城。
  10年后,他進了省城哈爾濱,又過了10年,他進了北京城。在他25年的律師工作中,出庭一千多次。他認為法院的判決絕大多數是正確的,因此就是輸了官司,他也對中國的法律充滿了信心。他說,我有今天的發展最不該忘的就是法制日報,1994年,貴報駐黑龍江的記者郭毅寫過我,頭版頭題。做人要有感激之情呵,這就像是來找我打官司的老百姓,窮的少要點,沒錢的就算了,人家攤上事兒,沒法子才找你,你就是個農民的兒子,父老鄉親來了,你能一門心思賺錢?該伸把手就得伸把手,誰還沒個難處?這些年,所里的業績不錯,咱就得回報社會了。2003年,我們建所十年,搞個紀念,拿出120萬元,同時為北大、清華、人大、法大、吉林大、黑龍江大等六所大學的法學院設立獎學金和獎教金;2004年,海倫中學80年校慶,再拿出10萬元設獎學金和獎教金;今年是全國首屆十佳律師評選10年,我們又出10萬元,為華東政法設獎學金,幫國家培養法律人才盡點兒力有多好!岳成一臉自豪。
  我說,你這日子好過啊!他說,你只聽我說了發展,還沒聽我說,這發展如何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呢,人是要有點兒敬畏之心呵。我常和兒女們說,你們出息不出息都是小事,平平安安,別搞亂七八糟才是大事。做人么,犯法的事兒,一點不敢做,就像是我辦案子,一分錢都不能送,你送了一次,別人會怎么想?會說岳成辦案就是錢開路。還有,不能接的案子就是錢給得再多,也不能接!2001年,有個標的一個億的案子,合作伙伴的支票都拿來了,可開發票時,他讓我們多開出18萬元。我怕他們拿這不明不白的錢去干違法的事,就把大錢到手的案子推了。這就是敬畏之心呵。
  當了十佳律師后,有回我給法大的學生們講演,談做優秀律師的條件。我說,第一要業務精,就像外科大夫,你刀下去了,關系的是人命;第二要人品好,不貪,誠實;第三要有責任心,接了案子就要做好;第四還要有自信心……我說到這兒,站起個女生,大聲問我:最優秀的律師無疑該是道德的典范,你是怎么做的?全場人為那女孩鼓掌,上千雙眼睛齊刷刷地盯著我。我說,我1968年回鄉,第二年,我找了個小學文化的農村老婆;1976年,我把她帶進縣城;10年后,我又帶著她進了省城,又過了10年,我把她帶進北京城。有人說,男人有錢就變壞,我算個有錢的吧,直到現在沒變心,這里有感情因素,也有責任心,這算不算道德?這回掌聲又起來了,是給我的。我真的戰戰兢兢,就是怕給“十佳”的稱號抹黑,我是“十佳”,我再不優秀,老百姓怎么看我們這個行業?
  我說,你孩子們也都是律師,是不是受了你的影響?他說,我這個人有點傳統,就是家長制,是我讓他們做律師的,都是法大出來的。工作上,和他們有交流,生活和情感上,我這當爹的粗了點,至于他們的感受,你還是問他們吧。
  岳海楠,岳成的長女。當我把電話打到她的哈爾濱分所,把采訪意圖告訴她后,電話那邊傳來的聲音爽朗急促。她說,當律師是受爸的影響,小時,告狀的農民常到她家,遇上吃飯時,爸總留人家,實在困難的,爸不收他們錢,就是現在自己主持了分所的業務,爸來個電話還常叮嚀自己:找咱的鄉下人都是遇上了危難的人,能減免就減免,吃不上飯的人,要幫一把。我是按爸的要求做的,該回報社會的,一定要回報。
  我說,你爸說,生活上的事,他從來不管你們,是么?岳海楠笑了,說,哪兒呵,他是不善于表達對子女的感情,爸除了工作上對我們嚴厲,生活中的情感其實是很細的。小時候,我們上學,爸常說早吃好,他和媽常常四五點鐘就起來給我們包餃子,看著我們吃。弟弟小時不愛吃菜,吃飯時,爸就看著他吃。你知道,東北的冬天雪大,化不了,我們是孩子,跑上一天,鞋都是濕的,有天半夜醒來,見爸坐在爐子邊,一只一只地給我們烤鞋子和鞋墊。電話這邊,我聽得出岳海楠給我講這段話時,她的心一定沉浸在愛的幸福中。
  岳雪飛,岳成的二女兒。如今主持上海分所的業務。她的聲音顯然比姐姐的聲音更富于青春的活力。2000年,法大畢業后,在父親的所里干了一年,就單槍匹馬闖進上海,籌辦上海分所。她說,那時,人地生疏,所有的事都要自己干,遇上困難,她想到的常是父親的戰略發展,所以她不大在呼一時一事的成敗。她說,他們父女在工作中交流得多,父親對自己要求嚴格,但允許提不同意見。我說,你爸說,他很少過問你們的生活。岳雪飛說,也不是,有回他來上海出差,那會兒,我還住在一個小招待所。當時,我正在看電視,那電視一直“雪花”不斷,父親就對我說,這種電視你就不要看了,萬一爆炸了不是受害了?要看,還不如自己去買一個。我知道父親不一定懂電視在什么情況下爆炸,但當時他看我的那種關切的眼神,我一直忘不了。父親在我眼里,是高大的,作為律師,我也許一輩子達不到他的高度,可我會努力,不給他丟人。今年,我們所已經盈利,我們的事業正在發展。
  兩個女兒都是受父親的影響,主動選擇了律師的職業。
  岳成的長子岳運生,則是父親為他選擇的職業。岳運生大學里學的是理工,畢業后,岳成非讓他讀了法大的法律雙學位。一畢業,就進了所里干律師,如今是岳成律師事務所的主任。岳運生說,我們家是個大家庭,一家人現在都還住在一起。父親是家長,是棵大樹或者說是個老船長。大家都在這棵樹下,或者都在這條船上,所有的人都向他負責,這種模式有有利的一面,效率高沒扯皮的,我呢,埋頭辦案,要不就是陷在具體的事務里,反正現在還是他在掌舵,我看他退休了,這種模式也得變一變了。
  我沒見著岳成的小兒子。岳成說,這孩子這幾天挺忙。他叫岳屾山,法大畢業后,去英國學了兩年,剛回來,也在所里做律師。我明年打算在美國辦個分所,就指望他了。岳成的眼里又放光了,是那種自豪和希望交織在一起的光,給人很強的感染力。
  離開岳成時,我們已像是多年的朋友了。我知道了,他不僅把自己的血脈傳承給兒子,也把對法律的信念和對當事人的責任傳承給了兒女。這傳承不僅說明,老岳的事業后繼有人,還說明這事業會發揚光大,因為兒女們生存的時代變了,他們不再是那個叫海倫的偏遠小縣里的農民,兒女們看世界的眼光比當初你老岳走上這條路時,不知要深遠多少倍,因為所有的大河都永遠是后浪趕著前浪奔向大海。

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
15选5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上海时时走势图经 聚宝快三破解 pk10哪个平台返点高 王中王4肖六码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 秒速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手机牛牛明牌抢庄规律 五分彩票计划网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利宝娱乐棋牌